<!-- --><style type="text/css">@import url(https://www.blogger.com/static/v1/v-css/navbar/3334278262-classic.css); div.b-mobile {display:none;} </style> </head><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2005747391867311102\x26blogName\x3d%E2%9D%A4%E2%9D%A4%E2%9D%A4%E2%9D%A4welcome+to+my+world%E2%9D%A4%E2%9D%A4%E2%9D%A4%E2%9D%A4\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SILVER\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atjingxin.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atjingxin.blogspot.com/\x26vt\x3d-8967825003710915422',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纪念一个叫“苏丽”的小女孩 1991年1月18日,《人民公共安全专家报》二版有一篇令人咋舌的消息:1990年12月10日下午,(青海省)西宁市兴海路兴西居委90号3岁的幼女苏丽因抓吃鸡食,被她母亲用针和膨体纱线将嘴缝住,并罚跪搓板长达1小时之久…… 时隔两年,1993年3月10日凌晨1时许,小苏丽突然在其家中死亡……    1993年3月2日中午,瘦骨嶙峋的苏丽躲在屋角的旮旯里,羡慕地看着比她大一岁的哥哥躺在妈妈怀中撒娇。 “妈,咱们好久没吃红烧肉了,啥时候再吃呀?”白胖胖的苏超噘起红润的嘴唇——同是妈妈燕志云的亲生骨肉,但他从出生那天起就一直被视为家里的“小皇帝”。 “好儿子,走,买肉去,下午妈妈就给你做红烧肉吃。”燕志云说完在苏超胖乎乎的脸蛋上亲了一日,然后看也不看蹲在角落里的小苏丽,领着儿子锁上门走了。 丽丽踮着脚,从大门上的小洞里看着妈妈和哥哥那亲热的样子,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她就在门上的小洞里向外看着,当她看见邻居冶阿姨走来,赶紧以哀求的口气朝外喊:“冶阿姨,丽丽饿。”   冶阿姨看了看门上挂着的铁锁,俯下身子,从门上的小洞里望着丽丽血泪斑斑的小脸,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她叹了口气,询问道:“丽丽,妈妈又打你了?”丽丽轻轻地点了点头。冶阿姨的眼睛潮湿了,赶紧转身向家中走去。   丽丽听到冶阿姨远去的脚步声,立刻跑到后窗户前,双手握着横在窗框上的钢筋,踮着小脚期待着。不一会儿,冶阿姨将一个馒头从窗户里递进去,丽丽几口就把馒头吞下了肚。冶阿姨望着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心痛地把手伸进窗户,在丽丽的头上抚摸着……   燕志云和苏超拎着肉回来了。丽丽看着哥哥手中的雪糕,听着他津津有味的吸吮声,她舔了舔嘴唇,不由得直咽口水。 “滚一边去!”他*的一个巴掌扇到她脸上。看着妈妈脸上凶狠的样子,丽丽退缩到属于她的那个角落,蹲下去低了头,委屈的泪水又滚出了眼眶。   燕志云精选了一些瘦肉,把肥肉放进锅里熬油。阵阵扑鼻的肉香、油香袭来,饥饿的丽丽一个劲地咽着口水。5岁半了,她从来没吃饱过肚子。   借妈妈出去上厕所的机会,丽丽再也经不住那香味的诱惑。她怯生生地一步一步挪到炉子边,贪婪地吸吮着扑鼻的热气,然后小心地用勺捞起一块肉渣,用颤巍巍的小手举到嘴边,轻轻地吹了吹,迫不及待地送进了嘴里,好香啊!她舔舔嘴唇,又捞起一块大一点的肉渣…… “死丫头,馋死你了。”妈的声音像炸雷在她头顶响过,送到嘴边的肉渣和勺子被打落地上。燕志云一把揪起女儿的头发,用力将丽丽的头向墙上撞去——对丽丽来讲,这是常事了,长期的经验告诉她假如哭出声音来,妈妈会打得更凶。她强忍着剧痛,流着眼泪,任凭妈妈肆虐。 气喘吁吁的燕志云将女儿残酷地折磨了一阵后,仍觉得不解气。她一下子看到正在沸腾的油锅,再一次揪住丽丽的头发,一翻手腕,使丽丽头朝天,然后拽过一块抹布,围在丽丽的胸前,用大腿夹住丽丽的身体,一只手捏开丽丽的嘴,一只手舀起一勺滚烫的大油,向丽丽的嘴里灌去…… “吱啦——”丽丽的嘴边升起一股白烟。   “哇——”很少发出哭声的丽丽一下子迸出了撕心裂肺的凄惨哭声。丧心病狂的燕志云将女儿的嘴捏得紧了,从丽丽嘴角流出的油水、血水染红了她肥大的手掌,一滴滴掉在地上,丽丽拼命地在母亲腿间挣扎……   当晚,在妈妈和哥哥吃饭时,丽丽和往常一样端着自己的小碗挪到母亲身边,从那焦黑的小嘴里艰难地挤出低低的声音:“好妈妈,丽丽要吃饭。”燕志云没等女儿把话说完,就冲她厉声嚷道:“今天没你的饭,看你以后再嘴馋。”说完看也不看丽丽一眼,开始大口大口地嚼肉。 丽丽无奈,一步一步地又挪到墙角,蹲在地上,用脏兮兮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疼痛难忍的嘴唇和下巴,眼泪“吧哒、吧哒”地滚落下来…… 第二天、第三天……第七天,丽丽都很少吃东西。9日下午,她一连拉了五六次肚子。燕志云不仅没带丽丽去医院看病,反而揪拧丽丽的耳朵,痛斥道:“死丫头,该死啦,一天拉那么多。”说完,顺手抄起一根竹棍朝丽丽的臀部、腿部狠狠地抽打……   晚上,遍体鳞伤的丽丽被阵阵的疼痛折磨得坐卧不宁。无尽的痛苦使她泪流成河:爸爸2月份就到山东打工赚钱去了。其实就是爸爸在家里,丽丽也同样摆脱不了遭毒打和忍受饥饿,爸爸下手有时比妈妈还狠呢。丽丽最盼望居委会张奶奶来她家,每次张奶奶来都先给她东西吃,然后还要关心地问这问那,就像妈妈对哥哥那样好。但她不敢和张奶奶说话,妈妈凶狠的目光无时不瞪着自己,她只能含泪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张奶奶慈祥的面孔。   丽丽感到口渴难忍,便以乞求的声音对妈妈说:“好妈妈,丽丽渴,丽丽想喝水。”   正在看电视的燕志云不耐烦地骂道;“你的麻烦事真多。”边说边将半杯水递给丽丽。丽丽只喝了两口,因嘴角和腿上的疼痛袭来,她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啪——”一记耳光又甩在她脸上:“死丫头,尽折腾老娘。”   丽丽捂着脸倒在床上,含着眼泪悄悄地睡了。10日凌晨1时左右,她蹲在痰盂上撒尿,突然“咣当”一声,丽丽的一句“妈妈”还没喊完,便永远倒在了地上: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还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她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讲。但是,她的眼腈再也看不见了,她的嘴巴再也不会说什么了。    可怜的小丽丽死了。燕志云为躲避人们的指责,赶紧扒下尸体上的破烂衣裤,匆匆套上丽丽生前最想穿而从未穿过的新衣裤,但是,她残害、虐待女儿的罪恶是无法掩盖的。    当验尸的公共安全专家人员解开丽丽的衣裤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5岁多的孩子身高不足95厘米,一道道肋骨似乎要将那层薄薄的肉皮顶破,屁股上的两块骨头高耸着,黄稀的头发被揪拽得长短不一;丽丽的身上除了脚掌外,再也找不出一块没有伤痕的地方,有的地方甚至溃烂流着脓水;她的嘴唇和下巴被烫得翻了皮,手脚指甲因严重瘀血变得乌黑,就连孩子的外****也是伤痕累累。在丽丽家,公共安全专家人员还从衣柜下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丽丽生前铺过的一张绒线小毯子,上面留有斑斑血迹——谁能相信这些“杰作”竟出自丽丽的亲生母亲燕志云之手? “罪孽呀!简直是罪孽!”西宁市兴海路兴西居委会的治保调解主任张育英(即前面提到的张奶奶)看到这一幕,禁不住落下了眼泪。她不禁联想起两年前丽丽被缝嘴的那幕情景:    那是1990年12月10日晚,邻居少女马秀青到燕志云家去借电路保险丝,她一进门发现丽丽跪在搓衣板上,燕志云极力用身体遮挡她的视线。马秀青早就耳闻目睹过燕志云虐待小女儿的行径,今天燕的反常行动引起她的怀疑,她猛地推开燕志云;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年仅3岁的丽丽嘴上被膨体纱线缝了4针,黄色的线被鲜血染红,打了结的线头还长长地垂挂在嘴边,丽丽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将前胸都浸透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17岁的少女马秀青心惊肉跳,不忍再看下去,说话时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这个死丫头,背着我吃鸡食,你说那东西多脏。我缝住她的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偷吃。”燕志云不屑一顾地说着,“你不要告诉别人,我马上就把线拆了。”说完,燕志云抓起打结的线头,用力将线抽出,只见丽丽的嘴唇血流不止……    这残酷的一幕惨不忍睹,马秀青扭身跑回家中,趴在床上大哭起来。马家人一问原由,又惊讶又气愤,立即向街道居委会反映了这一情况。    居委会的张育英等人赶到燕志云家,只见身体瘦弱的丽丽神情萎顿,脖子上两处被掐得瘀血,鼻梁与脸颊上有四处青紫痕迹,上下嘴唇有4个明显的点状瘀血斑。更使人伤心的是,数九寒天丽丽穿的是破烂不堪的单衣裤,脚上穿的是凉鞋。当张奶奶脱下她的凉鞋,发现丽丽的双脚冻得红肿,脏兮兮的袜子被脓血粘在脚上,怎么也脱不下来…… 燕志云因3岁的女儿偷吃鸡食而缝住女儿的嘴,这恶行一时轰动了青海高原,《人民公共安全专家报》、《青海日报》、《西宁晚报》都作了报道。人们纷纷谴责燕志云。按理说,她应该有所醒悟,有所收敛,谁知两年多来,她仍然惨绝人寰地虐待女儿,甚至更加变本加厉。    街坊们不止一次劝阻过燕志云虐待女儿的恶行;居委会的干部们快把她家的门坎都踏平了,好话赖话也说尽了,但一切仍是徒劳。可怜的小丽丽最终惨死在她的手下。    读到这里,读者不禁要气愤地问:燕志云究竟是个什么人,她为什么要接二连三地虐待、折磨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燕志云今年32岁,原是青海省西宁市民族鞋帽厂的合同工,丽丽是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偷生的。为了逃避单位给她的处分,丽丽刚生下来,就把丽丽交给刚生孩子的弟媳喂养。40天后,她在西宁市南川地区找了个保姆,把丽丽送到了保姆家中。但是,纸包不住火,一年以后单位了解到这一情况,将她辞退。从此她便整天呆在家中,丽丽也从保姆那儿回到了她身边。    燕志云丢了工作,就拿丽丽出气。当时丽丽还不到两岁,生理上还没有形成自理大小便的能力,经常在床上和裤子里拉屎拉尿。就因为这,燕志云无情地毒打女儿,并狠狠地捏掐丽丽的****,不掐出血来绝不松手……渐渐地,时时抱着恐惧心理的丽丽大小便失禁了,有时燕志云对她大吼一声,她都会吓得拉一裤子屎。    假如燕志云对女儿进行耐心的教育和诱导,再辅以必要的治疗,大小便失禁的病是完全可以治愈的。但是,作为母亲的燕志云却对女儿不停地毒打,并且对丽丽限食、限水。燕志云规定丽丽吃饭时必须自己手捧小碗,到她面前说“好妈妈,丽丽要吃饭”后,才给她盛饭,否则不给吃饭。假如丽丽因“不听大人的话”而惹“大人生气”,则要受罚,这一天她任何东西都吃不到。 丽丽每天只吃两个拳头大小的馒头或两小半碗面条,常常被饥饿折磨。有一次她在玩耍时碰见冶阿姨,便对她说:“阿姨,我饿。”冶阿姨看她那可怜的样子,从自己家中拿了馒头给她,她刚咬了两口,就被燕志云发现,燕一把夺过馒头,扔到地上,用脚踩碎后,又一脚将丽丽踢倒,还把冶阿姨骂了个狗血喷头。从此,燕志云不再让女儿走出家门一步。    因为饥饿,丽丽不止一次跪在妈妈面前乞求:好妈妈,给丽丽吃饭,丽丽饿,丽丽以后再也不尿裤裤了,丽丽今后一定改。但是,她的乞求换来的却是白眼;因为饥饿,她偷吃馍馍被燕志云发现后,用小锤砸她的手指和脚趾;因为饥饿,她抓吃鸡食被缝嘴;因为饥饿,她偷吃油渣被灌热油……狠心的燕志云宁可将好端端的白米饭喂鸡,也不给丽丽吃。 两岁开始,丽丽的衣裤都是自己洗。冬天,她的小手被冻得像个小胡萝卜,而且裂开的伤口时常流脓淌血。就这样,她的小手还常常要遭母亲的毒打。有一次,她去倒痰盂,不小心在公用厕所的冰碴上跌倒。好心的街坊扶起她,送回家中。丽丽随即遭到一根竹条的无情抽打。小丽丽身上的伤痕新的摞旧的,从未好过。严冬来临,丽丽除了遭毒打,受饥饿外,还要忍受寒冷的侵袭。青海高原的冬季是严寒而漫长的,平均气温在-10℃左右。丽丽家的3间屋子里,南面的两间都架着煤球炉子,但这两间属于爸爸妈妈和哥哥,他们都嫌她“臭”,不让她进那两间屋子,丽丽只好一个人蜷缩在阴面又冷又潮的小北屋里,身上盖的是一床薄薄的婴儿被。    当妈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当爹的也同样。丽丽的爸爸忙于在外赚钱,一有闲暇只顾和儿子亲热,给予丽丽只有无情的斥责和殴打。去年的一天,丽丽在厕所里蹲得时间长了一些,他就冲进厕所,将女儿连踢带打拖回了家中。燕志云缝了丽丽的嘴遭人谴责时,夫妇俩好像没当一回事。    在采访中,我们还为燕志云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法盲感到悲哀:当别人一再劝阻她不要虐待孩子时,她拿出泼妇骂街的本领嚷嚷道:“我自己的孩子,我愿怎么打就怎么打,你们管不着!”进了收审所,她对自己的罪行毫无悔过之意,认为这一切都是“该死的丽丽”给她找的麻烦,她甚至不解:打自己的孩子算犯法? 人神共愤的暴行!



;;11:56 PM


Monday, September 7, 2009

我的偶像是迈克杰克逊
Michael Jackson,5岁出道,8岁成名,10岁出唱片,12岁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歌曲歌手,25岁时打破乐坛所有销售与获奖的记录,30岁时被誉为“流行音乐之王”!他是集作词作曲编曲制作乐器弹奏演唱舞蹈于一身的艺术奇才!直到今天,虽然树大招风,谣言满天,但他,仍然是全球乐坛上最闪耀的那颗星! 他一人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上占七个项目!其中包括:销量最高的唱片(THIRLLER专集至今全球销量第一 ;冠军曲目最多的专集(BAD专集11首歌就占了5首冠军歌!)等等。 更令人吃惊的是,他一个与音乐无关的世界记录:全球捐赠慈善机构(39个)最多的人士!
Michael Jackson去世是千真万确的,我也是他的歌迷很伤心,就是今天早上得到的消息。关于Michael Jackson去世的说法有很多,现在都没还确定下来。Michael Jackson去世以后导致全世界都瞬间轰动,也让我们这些Michael Jackson的歌迷伤心不已.
我也很难过!他会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他是永远的歌王!
【Michael Jackson 一路走好】



;;2:39 AM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一天女孩过生日,男孩子在她生日的聚会上送了她一只可爱的毛毛熊,在各种生日礼物中,这根本算不上是礼物.
  女孩有些生气,也许更多的是愤怒,没想到自己男朋友这么小气,今天是她的生日,还来了这么多朋友.   去年男孩在她生日的时候送了她一把很名贵的藏刀,男孩发誓说,如果有一天他背叛了女孩,女孩可以用刀划破他的胸膛.
  今年,两个人一直在讨论两个人的未来,这么多朋友都来为女孩庆祝生日,是男孩说在生日哪天会给女孩一个终生难忘的礼物.结果似乎一切都出乎大家的以外,当然主要是女孩!
  面对女孩愤怒的眼神,男孩只是坏坏的笑,这份礼物真的让女孩终生难忘.   女孩在聚会中喝了很多酒,而男孩只是在旁边静静的喝着可乐
  
聚会结束,他们要回到自己的小家,上了三环,女生一直很愤怒,一直在埋怨,车的后排座放了很多名贵的礼物,当然还有那只毛毛熊.女生开始抱怨男孩不爱她,不珍惜他们的爱,男孩只是静静的开着车,什么也没有说,偶尔会有一丝笑在脸上.
  酒精在冲动的驱使下发作了.女孩吐了,男孩靠边停了车,女孩大发脾气,指责男孩给了她这样一个不愉快的生日,说了一些很伤感情的事情,男孩一直无语,只是一只手拿着纸巾,一只手拿着矿泉水.女孩突然跑到了三环主路,男孩没有拉住她,两个人就这样在公路上拉扯着,突然,一辆飞驰的快车直奔两个人行驶过来,男孩想都没想的扔掉了手中的东西.推开了女孩,女孩的头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等她苏醒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医院,头上绑着绷带
  
那辆飞速行驶汽车的司机,证明是酒后驾车   男孩被撞出了15米,当120到的时候,他嘴里一边涌着血一直说着〃别管我,看我女朋友怎么样?〃   到了医院,男孩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他最后的一话是毛毛熊,毛毛熊在他的要求下,被医护人员带上了救护车,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段路,就是这只小熊一直陪着他.
  女孩得知男孩离去的消息,一直在哭,哭的昏过去了好几次.   一个有心的护士把小熊送到了她的枕边   女孩再一次从昏厥中醒来,看着小熊,上边有着男孩的血,似乎有着男孩的体温,她紧紧的把它抱在了胸前,轻轻的抚摩着它,突然摸一件很硬的东西,女孩从小熊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件东西,一个戒指盒,里面有一枚漂亮的钻石戒指,女孩看到这一切,彻底崩溃了,她拼命的哭,用力的撕着自己的头发和头上的绷带,但是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了
  
女孩去了太平间,那是的男孩身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干,他干干净净的,安详的躺在那里,嘴角还是有着一丝坏坏的笑,女孩用手抚摩着男孩的头,泪水从眼角划落,她不想哭出声,因为男孩不喜欢她哭.
  女孩第二天就出院了,回到了他们曾经爱的港湾   打开房门,她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房间里满是玫瑰,桌子上有一个大大的蛋糕,旁边的一个保温餐盒和一张卡片.   打开餐盒里面是她最爱喝的汤.   打开卡片里面写着:   嫁给我,你一辈子都不会后悔,你一辈子都会感觉温暖,我会一辈子让你幸福,我会一直守侯在你的身边,我会每天叫你起床,为你做你喜欢的早餐,送你上班,时刻惦记你,随时给你电话和信息,不让孤独的感觉伴随你一时一刻,晚上我会接你下班,为你做晚饭,晚上让你在我的怀中睡去后再静静睡去.家里事情你做主,但是家务还是我来吧,我身体比较好点.如果应酬,我会在11点前回家,如果出差我会把你这几天食物准备好,当然还有你爱吃的零食.其实爱情就是简简单单两个人的幸福,我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希望……
  女孩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看到了房间里仿佛满使他们的欢声笑语,满是他们的蜜语甜言,   往日的情景一下子,涌入了她的心头,她在自责,在懊悔,在埋怨……   想着到底是谁背叛了那曾经美好的东西   曾经的幸福这个时候变的尖锐,曾经的欢笑这个时候变的灰色   男孩火化的那天女孩没有去
  
女孩一个人静静的呆在他们爱的港湾,躺在他们经常****的床上,看着他们出去旅游时的录象,轻轻的用去年生日哪天男孩送他那把藏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窗头放着一张卡片:   亲爱的我来了,没有你的日子我好难过   是我错了,你走的这几天,我一直在回味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的体温你的气味你的坏笑和你做的饭,你是个骗子你说过一生守护我的,没有你,一个人睡觉好冷的,没有你做饭我肚子好饿,没有你在身边我好孤单,你慢点走,我来了,虽然你没有实现你的承诺,但是我还是真的爱你,坏蛋我来了,慢点走,在前面等我,我来了……



;;5:27 AM


THE GIRL
1.blahblahblahblahblahblahblah
2.blahblahblahblahblahblahblah
3.blahblahblahblahblahblahblah


TALK!

put your tagboard here!


LINKS

SS501
link
link
link

Designer(HEY)


MEMORIES


January 2009
February 2009
March 2009
April 2009
May 2009
June 2009
July 2009
August 2009
September 2009


[C]HEY